因台26線環島公路開發問題,阿朗壹頓時成了最熱門的景點,這次隨著荒野的腳步,終於有幸能一睹原始美麗的海岸線,造訪這佈滿先人足跡的古道。

 DSCN2150.JPG     

阿朗壹古道其實在清代就存在,是往來瑯嶠到卑南間的通道,在日據時代也是台東到恆春的聯絡道路,只是因漲潮時會淹没部份路段,所以當時往來的旅人、牛車等都得依潮汐表調整腳步,只是在年久失修及海水侵蝕下,古道逐漸不再成路。目前阿朗壹於台東南田到屏東旭海的這一段,就是雖然備受爭議,但恐怕仍然保不住的海岸,那份走在南田石上,聽著石頭發出輕脆撞擊聲的驚喜,也將走入歷史。

 DSCN2154.JPG   

這次荒野的規劃是由南田往旭海走,也就是一個標準先苦後甘的行程,因為才離開台26線88.6不久,甫踩在南田石上一會兒,就要高繞上那仰之彌高瞻之彌堅的觀音鼻,目視起碼有70度之陡。剛開始還有雄心壯志鼓勵自已要一股作氣的爬完,但一路上都得靠著繩子手腳併用的向上掙扎,平常又少做有氧運動,再加上烈日當空,才爬升一段,呼吸和心跳就已完全不聽使喚,大汗淋漓,即使努力的調整呼吸,但還是掩蓋不住肉腳的事實。

DSCN2128.JPG    

再次向上攀爬也不過三五步,呼吸心跳立刻又亂了套,彷彿剛才的休息只是一場夢,當下心中開始懊悔為何沒有選擇跟著巴士坐到旭海?萬一爬不完該怎麼辦?我會不會拖累大家?此時不但各種負面的念頭紛紛湧上,更糟糕的是1000cc的水已經被喝了一大半,未來的路怎麼辦?雖然在高處眺望著蔚藍的海,但卻很想哭。只是心底還是知道,我沒有別的選擇,只有咬牙走完,能走三步我就撐到走五步再休息,能走五步就鼓勵自己走到前面那個彎再休息。

DSCN2129.JPG

總算走到最高點時,我坐在烈日下大力喘息著,心臟狂跳著,但心裡很平靜,因為我做到了,因為我克服了自已的軟弱,所以我賞了自己一顆原本要當作中餐水果的蓮霧。拖著腳步往前走幾步,竟然就有遮陽的小樹林,裡面已有夥伴在休息,有年紀最長的黃菴大哥,還有好心分我大半罐水的麵包果,讓我不再有後顧之憂。之後的行程就是一路下坡,雖然最後的陡下也是得靠繩子手腳併用,但是對於曾參加救國團霧社先鋒營的人來說,真是小case!唯一的小缺憾就是左腳腳踝被一顆落石狠狠擊中,讓我休息了十來分鐘才能再行動!

接下來都走在海岸邊,或著是大大小小的南田石,或著是碎石灘,或是四處散落的浮木,此時才能盡情享受阿朗壹的美好。夥伴們在海邊吹風、聽濤、玩石、拍照、聽鍾老師生動的講解時,忽然適時下了一陣大雨,把暑氣都一沖而散,沒人忙著避雨,反而開心的雨中漫步著,就在綠蠵龜、笠螺、班卡拉蝸牛、200年七里香的凝視下,終於走到了旭海海港安檢所,在痛飲了一瓶清涼的飲料,才踏上歸途。

創作者介紹

二貓俱樂部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walter
  • 去年與兒子單車環島時,有同行的車友要走此道
    打聽之下才知道要用扛單車的方式走過去
    當時就嚇的半死,今天一看果然沒有做錯誤的決定

    聽大熊說嘟嘟霧幹過這樣的事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